5分28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5 14:39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西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原来的侧门。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学员罗伟在现场指认曾关押他的“小黑屋”。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吴军豹还告诉澎湃新闻,他希望“从此隐姓埋名,修心下半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月13日,浠水交警微信公号发布的情况通报显示,民警通过现场调查快速锁定肇事司机游小某并电话联系,游小某在电话中承诺到现场来,但一直只听其声,未见其人。民警遂赶到游小某的家中,但还是没有见到他本人。于是,民警联系游小某的亲属、朋友一起做他的思想工作。一个小时后,游小某迫于警方压力投案自首,并对其饮酒后驾驶小车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供认不讳,民警对其使用呼气式酒精测试仪测试,结果显示为86mg/100ml,涉嫌醉酒驾驶机动车,执勤民警立即将游小某带至县医院进行抽血送检。目前,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个报警的学员罗伟向澎湃新闻发来多张关于反映遭“性侵”的聊天截图。据他称,一名女学员向他反映,其曾在“豫章书院”被一名教官多次性侵,但考虑到“名声”不愿报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3日,澎湃新闻从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获悉,“豫章书院”案已于今年4月底通过网络形式开庭审理,吴军豹、任伟强等5名被告人被检察机关指控犯非法拘禁罪。目前此案尚未宣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0月底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吴军豹也表达了心中的“愧疚”,“我对因原学校事件造成‘豫章书院’四字受牵连心中愧疚。”他还坦承自己办学“失败”,“欲速不达,忽视了差异化,学校应该倒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多学员反映,在“豫章书院”除了被关“小黑屋”,还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暴力侵犯。常见的惩罚包括罚站、罚蹲、罚俯卧撑、扇耳光、打戒尺等,而学员们最怕的惩罚工具是——“龙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学员们对吴军豹等人的控告,已经持续了两年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案件已进入审理程序,但一些学员的控告仍在继续。志愿者“小二”介绍,近期又会有多名学员向警方报警。今年5月,浙江女孩“初悟”向警方控告了自己在“豫章书院”的“屈辱经历”;6月3日,河北男孩刘思宇从北京来到南昌,与青山湖公安分局的刑警约好去做笔录。